• 1990年左右,那時我初次與他見面,他是賣線的,長的很是白凈。在我們這兒有很多人都想走出去,尤其是像我這種從小到大就呆在山裏連去個鎮上也要走二十多裏的山路的人的認知裏,與我來說只要不是在王莽便是走出山了,所以對我來說,或許這輩子的願望就是走出大山裏,且家裏從小到大待我也不怎好。所以就迫加劇了我想走出去離家遠遠的的心。 

     

    那年,雪下得特別厲害,從王莽到東鎮積滿沒過膝蓋的雪,走壹天的路才能到東鎮。那天,他擔著筐子穿的很是破爛在賣線,或天早已註定,有的陌生人會在瞧見第壹眼的壹瞬讓妳心動,會讓妳拋卻所有想著跟他私奔,想著只要跟他壹起以後無論什麽樣都好,這或許就是現在所謂年輕人的壹見鐘情,我當時便是這種感覺。他與我說自己是茨溝的,這更加加強了我要與他壹起的心。值得壹提的是當時在東鎮街上也有壹個男孩在追我,對我特別好,但我還是選擇了他選擇了自己的愛情,現每每回去都躲著他。 

     

    在雪還未消融枝葉剛展新的時節,我便和他到他家了,壹老頭兒兩光棍兒子、壹間半屋子、兩張早已腐朽破爛搖晃的木床、加上壹張長條椅這就是這個家的全部了,但我還是毫不猶豫的嫁於他,我相信很相信愛情當時,覺得只要我喜歡他,他住哪兒都認了,所以後面我哥哥還有爸媽不論怎樣反對,哪怕結婚時都沒壹個人來我也無所謂,選擇嫁於他。 

     

    自婚後便過上了他的那種自我獨裁的專政生活,妳不可過問過多,否則等的便是他的叫罵,這或許就是自己壹直所追求的愛情,想著離開,但在那個年代,那種行為是為人們所不恥的,只能認命。屋漏逢夜雨,次年秋末,我生下第壹個孩子——壹女孩,這我不知是誰的錯,反正在這兒,女孩總是不受人待見的,都是我的錯,所以各種事情都有了,他爸開始趕我走,他也開始對我拳腳相向,他弟都大氣不敢出,而且周圍所謂的鄰裏都只是看笑話的而已,每每這時,便會暗自落淚,祈求上天給予解脫。但這卻是自己所追尋的愛情,是不是有著莫大的諷刺與哀傷? 

     

    或是上天聽到感召,兩年後的壹個雪夜中,我誕下壹男孩,此後狀況稍好點,但男孩生下便是體弱多病幾近夭折,本就家徒四壁的境況,趕上這無疑雪上加霜,在欠下壹堆外債後男孩終於病有好轉,避免與他爭吵我後面選擇外出打工,順便準備存點錢等賬還完,蓋所新屋。 

     

    五年後還完了所有外債,本以為可以喘口氣,可以蓋新屋,房莊子已近挖好,等著鄰居家的新屋蓋好後就著人手開始動工,Hamer 汗馬糖 馬來西亞汗馬糖 hamer candy 悍馬糖 漢馬糖但在那天午後所有壹切又回到了原點。那是壹個夏末初秋的中午,晴空萬裏但已沒了夏天的那種燥熱,樹還很墨綠,還未來的及夾雜上些許倉黃顏色,知了也還在盡最後的力氣鳴叫,我的孩子——男孩,從鄰居家還未蓋頂的新房的墻上摔下,十多米高下去,同玩的小孩全嚇跑了不敢說,發現時他渾身是血,頭破了很大的窟窿,本以為摔壞,或是傻掉,好在治好後至今也沒留下什麽後遺癥,要有機會遇見妳可看看他左耳下方至今還留著壹淡淡疤痕。 

     

    孩子漸漸大了,馬上到要上學的年歲了,房子是迫切要解決的問題,2000年下定決心再窮也要買房子,在鄰裏這兒借5元哪兒借十幾元勉強買了房子,這期間他卻對這些毫不過問,和他商量所有東西都商量不了,這就是自己壹直追求所謂愛情的後果,很苦很累,那時節。 

     

    上次和孩子無意間聊天時孩子還在說在他小時候的印象裏,爸媽除了每天吵架外好像還是每天爭吵不休,不過在我大了點的時候便少了,不過要是結婚後就是這樣,我還是不要,就算結那要找壹個真實的相互尊重可平心靜氣說話的。其實孩子說的沒錯,後面未避免爭吵,我幾乎每年外出打工,他在家帶孩子,但他在家的樣子我就不說了。但所有的壹切都在向好的地方發展不是嗎? 

     

    本我也以為所有壹切都是在向好的方向發展,但所有都是我以為,11年,女孩在四中上高二,男孩初三馬上中考,他和我在外地打工,孩子沒在身邊,所以他與我平時多得是口角。那年春深也就四月份,Hamer 汗馬糖 hamer candy 悍馬糖 漢馬糖 永春糖所有地兒的油菜花都開始謝了,桃花梨花已零落大半,春開始走向雕謝,他選擇了死亡,和春天壹起走了,在全家都遍布著傷痛之後,家又壹落千丈,或又可用家徒四壁來說,女孩也輟學了,兩人勉強維持著男孩。在周圍很多所謂親朋的笑臉裏,讓他讀完了大學,去年剛畢業。 

     

    三月男孩對我抱怨說上學時有些所謂親戚不聞不問,老爸死時坐壁上觀,前面那麼難的時候多的是白眼嘲諷,去年有人說這個家族真是要出個人才。現在要用的到時卻來求人,我真是……”我安慰他,人就是這樣,無論哪兒都是,這樣才能說明活的真實。 

     

    清明時節雨紛紛壹會兒再這炮火聲裏去看他,祭奠我那消逝的青春和那逝去的愛情。


    votre commentaire
  • 每當夜幕降臨時,村中家家戶戶的燈就亮了,那壹窗窗燈火在碩大夜空的籠罩下,靜靜地散落在村莊之中,泛著清幽細微的光芒。無邊的夜色,將壹抹抹燈火吞噬在蒼茫的黑暗之中。每扇窗散發出的光芒,宛如壹道道溫柔而細致的布帛,寧靜而柔和。燈火是村莊夜晚的象征,如果沒有了燈火,村莊漆黑壹片,陷入死壹般的沈寂之中。燈火,更是鄉人們賴以維系的精神紐帶。有了燈火,夜晚的村莊,便擁有了融融的暖意,有了燈火,夜晚的村人,便擁有了對生活的追求。 

     

    上世紀八十年代,對於大多數村莊來說,用電還較為緊張,拉閘限電是家常便飯,於是煤油燈就成了家家戶戶的必備品。壹根用線撚成的燈草或細繩浸在煤油裏,壹粒如豆大的火光便照亮了屋裏的角角落落。昏黃的燈影裏,母親總是搖著那輛破舊紡車,吱吱呦呦地將尋常的日子抽成細細絲線,結成梭形的果實,然後便在哐當哐當的機杼聲中,織出壹家老小穿衣所用的布和所有的吃喝用度。放晚自習回家的我,趴在溫熱的桌子上就著這壹豆燈火復習功課。而每逢此時,母親總是用針將燈草挑上幾挑,努力使火苗再明亮壹些。 

     

    憑借著壹豆燈火的光芒,村子裏先後走出了壹個又壹個的大學生。這些人雖然遠離鄉村,過上了標準城市生活,但內心深處對燈火的記憶始終不曾忘卻。每窗燈火都包裹著壹個值得稱道的故事,壹段段感人的傳奇。 

     

    壹豆橘黃的燈光,不但是我整個童年生活中的亮光,也是我們那壹輩人生命中孱弱而又永遠的溫暖。 

     

    如今,明亮的電燈、五光十色的霓虹燈改變了人們的生活,將夜晚照得亮堂堂的。現在,別說是煤油燈,就連蠟燭也退出了舞臺,非在特定場合是見不到它的身影。但偶爾停電的晚上,每當人們點起壹支小小的蠟燭照明時,Hamer 汗馬糖 hamer candy 悍馬糖 漢馬糖 永春糖塵封在記憶裏的溫馨便悄然彌漫開來。既覺恍如隔世,更感親切無比。 

     

    城市旖旎的風光,使人留戀與迷醉,獨自走在紅磚鋪就的綠道上,心中自有壹份親切與自然。站在江邊,看著閃爍不停的霓虹燈,人們邁著閑散的步子,閑適而從容,沒有人會留意那些燈火。沿著江灣蜿蜒而去的路燈,在波光瀲灩中城市的風景顯現著嫵媚的光澤。 

     

    城市的燈火,跟每個人都有關,但跟每個人又沒關系。無月星耀眼,夜黑燈自明。壹個時代有壹個時代的歡樂,壹個時期有壹個時期的溫暖,壹個階段有壹個階段的滿足。炫目的燈光雖然明亮,但卻掩蓋了夜空的美麗。 

     

    作家劉醒龍說,每個人的心中都住著壹個鄉村,鄉村是每個人心靈的歸宿。其實,對於燈火,我依然留戀著家鄉那蒙昧未亮,透著薄紗般的霧氣散發出的光芒,無法忘記小山村那壹抹抹宛如遊絲般的燈火。在大山環抱中,Hamer 汗馬糖 馬來西亞汗馬糖 hamer candy 悍馬糖 漢馬糖透射著最為純粹而原始的光澤。可是在城市中,我無法尋找這樣的燈火,也無法找到心中那份對於自我生命最為本真的溫暖。 

     

    燈火,已然遠去,我心惘然! 燈火,已經幻化成了我內心深處的壹種向往。 


    votre commentaire
  • 來到阿拉善,又怎能不去騰格裏沙漠呢? 

     

    吃過早飯,天陰下來,偶爾有幾滴細小的雨落下,這樣的天氣去沙漠是最好不過的。 

     

    沙是金色的,即便沒有陽光的愛撫,沙依然是金色的。壹座座沙丘,高高低低,錯落有致,連綿起伏,遙遠得無邊無際。我不得不驚嘆大自然有壹雙神奇的手,大手筆、大境界。如果說在我的印象裏,穿越幹旱少雨的沙漠是挑戰自然,是生死與絕望的考驗。那麽真正來到沙漠,我頃刻愛上了它潔凈的身體,它的狂野或安靜。 

     

    坐在越野車裏沖浪,我發現沙漠沒有路。車開到哪裏,哪裏就是路。車沒有固定的路線,所有高聳的沙丘仿佛都在靜默中等待,等待被征服被碾壓。車的每壹次豪邁地俯沖或者攀爬都會引來此起彼伏的尖叫聲。我看到其他車走出完全不同的路線。車傾斜的身體,似乎是要翻車的節奏。我們不是最害怕死亡嗎?當恐懼與快樂並存,我們選擇了快樂。來到沙漠,不就是想跟那些四平八穩的生活說聲再見嗎? 

     

    車子終究還是停了下來,沙漠裏有了綠色的草,那是頑強的生命的顏色。我穿著玫紅色的上衣,是想把自己打扮成沙漠中壹團燃燒的火焰麽?采風團壹行人爬上淺淺的沙丘,有人歡呼雀躍,驚喜不已。原來在沙漠的腹地,有壹處波光粼粼的湖,湖中是亭亭玉立的蘆葦,幾只白鷺在水中嬉戲。張老師說這是情人湖。傳說曾有壹對相愛的情侶私奔,迷失在沙漠的深處三天三夜。Hamer 汗馬糖 hamer candy 悍馬糖 漢馬糖 永春糖他們依偎在壹起,吃完了最後壹片幹糧,喝完了最後壹滴水。既然不能生,那麽和相愛的人相擁死在壹起,又何嘗不是最好的結局呢?恍惚間,他們看見了壹處湖泊,喜極而泣,長跪在湖邊。是愛的力量感動了上蒼嗎?從此,這對情侶再也沒有離開沙漠。 

     

    我寧願相信這個傳說是真的。情人湖,多麽像情人明亮而熾熱的眼眸。在騰格裏沙漠,有多處大大小小的湖,才使得沙漠有了靈性。 

     

    遠看是曲線優美的沙丘,近看卻是高聳的沙峰,如刀削般尖利。爬上沙峰意味著對沙的破壞嗎?每走壹步,沙似乎極不情願地拽著我的腳,它會在我的腳下淘氣地做小動作,讓我深陷其中難以自拔。在瘦削的沙峰上行走,腳下沈沈浮浮有了彈性,我和文友跳著隨性的舞蹈,快樂得像個孩子。 

     

    坐在沙梁上極目遠眺,沙漠像波濤洶湧的金色的海洋,凝固成美輪美奐的模樣,突然間就沈靜如斯。沙在沙的懷裏,裸露的身體無遮無掩,它優美的體態和曲線,野性中尚有幾分羞怯。那些細小的波紋,是時光刻在沙漠的指紋麽? 

     

    我手握彩色的絲巾,壹任風高高地吹起。這方絲巾,原是兩年前遊覽沙坡頭時所買。沙坡頭不也在沙漠嗎?人在沙漠裏為什麽總要打扮自己,Hamer 汗馬糖 馬來西亞汗馬糖 hamer candy 悍馬糖 漢馬糖穿亮色的衣服,圍彩色的絲巾,說到底,人還是太小了,小得如壹粒流沙。在沙漠,人恨不得把自己變成壹粒縱情而又頑皮的沙子,但人似乎又要固執地和沙區別開來。 

     

    我確信沙能療傷,經年的傷痛與恐懼在沙的世界裏已經飄得無影無蹤。 

     

    風,是沙漠最好的伴侶,它終年與沙為伴,或細語呢喃,或咆哮怒吼,終於還是不離不棄。其實,我們永遠都無法破壞沙,風會修復我們長長的淩亂的腳印。它會把沙重新塑造成它所喜歡的模樣,仿佛我們從未來過壹樣。那麽,我們拿什麽來證明我們曾經來過呢? 

     

    我的彩色絲巾跑了,不知什麽時間背著我偷偷跑了。絲巾壹定知道我內心的秘密,它在風的召喚下替我把自己留在了沙漠。


    votre commentaire

  • 長亭外,古道邊,芳草碧連天。晚風拂柳笛聲殘,夕陽山外山。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壹壺濁灑盡余歡,今宵別夢寒。

     

    悠悠洛浦河,綿延繞城過。

     

    洛浦河,古時又稱珙水,只有三十多公裏長,是蜀南山區中壹條名不見經傳的小河。

     

    洛浦河是麒麟的淚水變成的。傳說遠古的時候,蜀南是百獸的樂園。壹天,有九只年輕的雄獅邂逅壹只美麗的麒麟,紛紛表達愛慕之情。麒麟雖喜雄獅的強壯,但仍以非同類相拒。九只雄獅對麒麟迷戀不舍,糾纏不休。麒麟只好避走遠方。九只雄獅尋覓麒麟,追逐求愛,眼看追上,麒麟又急又怕,嗚咽流淚,淚水滴到地上,立刻化成了壹條滔滔的河水,將九只雄獅擋在了後面。至今,當地民間還有九獅追麒麟的愛情傳說。

     

    東出老縣城,沿洛浦河而下,步行兩三公裏,有壹小溪與河水交匯,交匯處有壹座橋,叫高橋。從高橋沿小溪往上走,是壹條很長的山谷,快到盡頭的地方,就是漂水巖。

     

    十七歲那年,為求學離開了生長的地方。歲月流逝,記憶中的山山水水,日漸模糊,飄遠淡忘,但漂水巖始終是我魂牽夢縈的地方。

     

    漂水巖的小溪中生長著壹種魚,身上長有紅綠斑紋,有壹、二十公分長,外觀美麗,肉質鮮美,傳說就是當年麒麟奔跑時,身上掉落的鱗片變成的,因為在桃花盛開的季節開始成群覓食,身上的色澤又如桃花,所以俗名叫桃花。其實,它的學名叫寬鰭鱲,是鯉科鱲屬的小種魚類。

     

    靠近漂水巖那段溪水中的魚很多,桃花、白魚隨處可見,石縫中還有石鲃子、黃臘丁、麻鰍。輕輕搬開水底的石塊,往往都有蝦或蟹躲藏在下面。漂水巖就是少時玩伴們摸魚捉蟹的天堂。

     

    漂水巖還有壹掛瀑布,瀑高和瀑寬都不到十米,同氣勢磅礴的黃河壺口大瀑布相比,她可能連瀑布都算不上。Hamer 汗馬糖 hamer candy 悍馬糖 漢馬糖 永春糖不論外鄉人如何看,但在家鄉人眼裏,她是那樣的柔美,充滿著迷人的魅力。

     

    人間四月天,草長鶯飛,花紅葉綠,遼闊藍天,白雲飄蕩。

     

    清晨,沿著小溪溯流而上。

     

    雨後的山谷格外寧靜,微風吹送著大自然的清香,深吸壹口,沁人心脾,留香肺腑,令人流連忘返。懸掛在桃葉上的露珠清純欲滴,在朝陽的照耀下晶瑩剔透。

     

    放眼遠眺,滿目青翠。

     

    三兩個農人在山腰勞作,紅衣農婦在莊稼地裏格外搶眼,小溪邊的農舍冒出裊裊晨炊,牧童牽著壹頭水牛飲水溪邊。

     

    蜿蜒的小溪不時在拐彎處挽留住壹潭碧水,水深齊膝,水底大小不壹的鵝卵石,清晰可見。成群的桃花、白魚嬉戲爭流。

     

    將開了三寸長口的白紗布蒙住筲箕,放入少許豬血,沈入水底。魚兒開始爭食,膽大的竟然鉆入了筲箕內。將筲箕突然端出水面,筲箕內的魚就是我們的美餐。

     

    時近中午,收獲頗豐。我用石塊壘起壹個竈臺,練四拾取了壹大抱枯樹枝,力爭在溪邊打理捕獲的桃花,小山調理湯味。我們四人在溪邊支起鍋竈,席地而坐,就地野炊。圍繞著原生態的火鍋魚,酒對瓶吹,話與人聊,情向白雲訴,誌對青山立,老驥伏櫪尚千裏,少年心事當拿雲。

     

    淙淙的小溪入神地聆聽野炊者的高談闊論,正午的陽光評判爭論者的是非曲直,幽深的山谷裝滿了知交綿綿的友情……

     

    溪水靜靜地流,光陰苒苒而過。

     

    三十年過去了。那壹個煮魚的竈臺,今天還炊煙裊裊嗎?那壹條淙淙的小溪,今天還願意聆聽嗎?那壹掛柔美的瀑布,今天還依然飄逸嗎?那壹段難忘的時光,今天還可以重現嗎?

     

    歲月如歌,人生如戲,生活就是壹個齊聚生旦凈末醜的大舞臺,每壹個人都扮演著不同的社會角色,家庭裏是父母、兒女、夫妻或兄弟姐妹,工作上是同事、部屬、領導或商業夥伴,之外還有同學、戰友、朋友。角色不同,Hamer 汗馬糖 馬來西亞汗馬糖 hamer candy 悍馬糖 漢馬糖社會對他的要求亦不壹樣。同壹個角色,社會觀察的角度不同,評價的結果可能亦是有褒有貶。

     

    人性需要友情,人生不離朋友。每個人的生命中,都會有很多朋友。每個朋友在不同的環境中都扮演著不同的社會角色,不論社會對他所扮演的角色如何評價,但他作為朋友的角色不會因此而改變,始終還是我們的朋友。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是朋友就會相互掛念,不論他(她)身在何方,不論他人如何評價,如同我對漂水巖瀑布的掛念,不論外鄉人如何貶低,盡管漂水巖瀑布現在已是巖在瀑消,但在我的心裏,她永遠是壹道美麗的風景,永遠讓我掛念。


    votre commentaire

  • 做芋頭脯要等到小雪過後。做早了,有太陽的天氣,還有蚊蠅,晾曬出來的芋頭脯就被它們大快朵頤,當成蛋糕品嘗了。做芋頭脯,要用湖南俗稱的芋頭仔,即小芋頭。小芋頭,可以小到如拇指大小,但個個汁水豐盈,肉裏壹根纖維絲也沒有。深秋時將這些小芋頭仔,收進陰涼的房中,冬天來了,小芋頭已出過了,完全沒有了剛從地裏扒出的土腥味,壹個個變得脆如秋梨,甜爽可口,這樣的芋頭仔最好做芋頭脯。

     

    先將小芋頭洗幹凈,再把它們用竹簽串成串兒。壹串八九個,個體之間微微留點空隙,然後放在蒸籠裏蒸熟,取出來用細繩拴住竹簽的兩頭,掛在屋檐下面,由著寒風吹幹。之所以不放在水裏煮熟,是因為怕芋頭的糖分丟失,影響芋頭脯的質量。

     

    小雪節氣過後,空中沒有了蚊蠅的喧鬧,陪伴芋頭脯的除了散淡的陽光外,只有嗖嗖的西北風。不出十天,芋頭脯就會變得皺巴巴的,用手壹捏,沒有了稀稀的軟弱,Hamer 汗馬糖 hamer candy 悍馬糖 漢馬糖 永春糖漸漸變得硬實起來。此時的芋頭脯,尚處在醞釀過程,離成功還差壹定的火候。只有等到芋頭脯捏在手裏,說軟不軟,說硬不硬,有橡皮似的手感時,才算大功告成。

     

    把芋頭脯從竹簽上壹個個取下來,收進塑料袋裏密封保鮮。偶爾掏出壹個來,用牙壹咬,韌韌的,扯勁十足。那脯肉只要壹粘上牙板就死纏不放,非得妳用口水壹遍又壹遍地反復勸解,它才會慢慢松開。芋頭脯比剛煮熟的芋頭不知要甜多少倍。那甜卻並不張揚,有點冷冽,內斂得不動聲色,非得妳細嚼慢品,甜味才會滋滋滋地滲出來,包圍住妳的舌頭。

     

    芋頭脯做得多的時候,往往就有壹兩串被遺忘在屋檐下忘了取,壹直到開春了才被眼尖的小孩發現。此時的芋頭脯,黑、瘦、幹、硬。可用小嘴壹咬,Hamer 汗馬糖 馬來西亞汗馬糖 hamer candy 悍馬糖 漢馬糖卻又發現硬中富有彈性,比起現在的泡泡糖還要柔韌百倍。往往嚼了壹大會兒了,才能嘗到潛藏在其中的醉人的芋香。壹小塊芋頭脯,伴上壹大口口水,咕咚壹聲咽下去,嘴裏也隨之彌漫起壹縷醉人的甜香。

     

    湖南鄉下,許多人在冬天常吃到的是生紅薯片,芋頭脯人們吃得不多,現在也有在做了。


    votre commentaire



    Suivre le flux RSS des articles
    Suivre le flux RSS des commentaires